既是安安

蝴蝶飞不过沧海,谁忍心责怪?

易水

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.

---季氏安安

<一>

霏霏霖雨,持续地下了半月之久,它终究还是停了,但是刺骨的北风还是带着狰狞的面孔呼啸着…
人们都躲在屋子里烤着火,尽量的不出门.
易水边缘,升腾着蒸蒸寒气,一赤衣女子临江而立,从那省华丽的装束中可以看出,理应是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.
"你来了."赤衣女子没有回头.
"嗯."不知道什么时候后面居然出现了一少年.
"又长进了不少啊,什么时候来的,我居然不知道."赤衣女子依然没有回头.
"但,还是被你发觉了."
"是你的气味出卖了你."赤衣女子终于回过了头来,那身华丽下毅然隐藏着那清丽脱俗的容颜,高贵中不失淡雅.
"哦…"少年淡淡一笑,"找我来有事么?"
"你是不是想说'如果没有事的话,就永远不要来找我.'?"赤衣女子歪着头,有些好奇,却也有些生气.
"嗯哪…哦,不是,我不是那个意思."
"…那你的意思是?"
"我的意思是说,'如果没有事的话,就最好不要来找我.'",少年似乎是怕她没有听清楚,又一字一顿道”是-最-好!”
"你…"女子容颜大怒,但很快就镇定下来了."好,我不和你计较了,我今天来还真是有事了."
"讲"
"你能不能不去找他?”…”就算是为了我."
"不能"
赤衣女子怔怔的看了少年一眼"嗯…那,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走?"
"月圆之夜"
"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么?"
"有"
"什么办法?"
"除非他们都不去找他"
赤衣女子低下了头去.似乎面带愁容."好,我帮你去说服他们."
"没有用的,他们自称是正人君子,都已经铁了心会去找他的,你根本就没有说服他们的可能"
"就算只有一丝的希望,我也要去试一试."女子的态度很是坚决,似乎还有些咬牙切齿.
"哦"少年歪着头对她微微一笑,一副饶有兴致想知道下文的样子"你打算怎么去说服他们呢?"
"那是我的事,你不用管."赤衣女子似有怒意,转身而去,头也未回.
她没有看到那少年眼角的两行清泪.

 

 

 

<二>

易水边缘的依水而建小客栈里多了一常客,他一袭长衫,温文有礼.
每天,他就坐在二楼靠窗的那个位置上,然后再叫上一壶清酒.除了清酒,他不再叫其他的任何东西,但是他打赏的却不少,比吃大鱼大肉的客还要多,这就难怪客栈的老板一见到他,脸上就笑开了花.
除了店小二会过来为他添酒和温酒,就再也没有人和他有来往,或者说是他不跟任何人来往,只是凝神注目着窗外,一看就是一整天.
已经七天了,少年没有一天缺过席,每次都是喝的醉醺醺的然后歪歪倒倒的走了.
很多时候,店小二也会觉得奇怪,到底他一整天都在看什么呢?
有好几次,小二趁着添酒的功夫网窗外瞟几眼,希望可以看到倾国倾城的美女,或者是优美如画的风景.
可是每一次都令他失望,因为映入眼前的既没有吸引人的美女也没有别致的风景.只有那冒着寒气的易水,以及那令他脖子一紧的裹着寒气的北风,只是偶尔也会在那江面上出现一叶渡水扁舟,隐约可以看到一赤衣女子立于舟上,本来就单薄的身体和着那刺骨北风越发显的单薄,不觉让人有些怜惜.
第八天了,小二习惯性的给那少年上酒,却发现那张桌子没有人.小二有些奇怪,却也没有在意.
第九天,第十天,第十一天依旧如此,客栈老板也有些可惜.
呃,想必,他是不会再来的吧.
客栈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.

 

 

 

<三>

"如何?"
"谦谦而归"
"呃…"少年叹了口气"跟你说过了,会是这样的结果."
"这些泛泛之辈…什么儒雅君子,都是浪得虚名!"看起来赤衣女子很是生气.
"可是,虚名在传"少年抬起头来看着远方,从他的眼睛里看不到任何东西,显得空洞而无一物.
赤衣女子倒吸了一口气,此刻的他显得那么的陌生,以至连她都感到有些惧怕.
"如果我不去的话,结果你是知道的"
女子低下了头,脸上显出一丝疲倦,不知是这几天的劳累所致还是那结果令她伤心难过所致.
"不管是出于什么主义,我都不能让它发生"少年侧过脸去,看着赤衣女子,似乎是在寻求她的意见"我想,你也不想看到那两种结果中的任何一种吧?"
赤衣女子微微哆嗦了一下,再加上这第三种结果,恐怕我是不想看到任何的一种发生.
可是呢?
可是呢??
可是呢???
她再也忍不住了,终于咆哮了起来"什么时候你在作出选择的时候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好吗!"说完竟呜咽的哭了起来.
少年竟有些手足无措,可他还是微微笑道"那你是站在我这边,还是他那边呢?"
"你看我现在是站在谁的面前!"声音不大,但语气很是坚决.
少年的脸稍稍抽搐了一下,但很快就恢复了往日里的那种空泛."好了,哭完了…,就回去吧…就跟他说,在我这里没有套取到任何有用的情报."少年转过脸去,不让人看到他眼里的不舍.
"你真的就这么讨厌我?"
"快回去吧,久则生变."少年转身离去.
"你走吧.我恨你,再也不要见到你了!"
少年一惊,停下了脚步,听着远处女子的抽泣声,他很想过去安慰她,陪她一起走过,但他知道,他不能!
少年坚定了自己的脚步往前走去,尽管此刻他已泪流满面.

 

 

 

<四>

"先生,先生,快起来…有官兵来了…"
这已经是第七次了,少年苦笑,她果真是不会放过他的.
"告诉大家,跟前几次一样."
"是,先生."
… …
"先生真是高明啊"
"辛亏有先生在,要不我们就全完了啊!"
"是啊,这么几次,要不是先生巧妙应对,我们肯定都被捕了啊."
"先生怎么知道会有官兵来呢?"
少年只是笑而不答.

"先生,是不是每次有官兵来,我们都躲进地道里去就可以了呢?"
"不,时间长了,他们必然是有所察觉."少年有些严肃,一字一顿道"所以,我们要尽,快按照我们的原计划行动,而且是愈快愈好."似乎是怕众人没有听清,他又重复了一遍"愈快愈好!"
众人大呼"尔等将誓死追随先生!"

 

 

 

 

<五>

"先生,有客求见."
"呃…"少年觉得有些奇怪"来着何人?"
"他没说."
"会客"
来人一身黑色羽衫,面色冰冷,没有丝毫的表情一看就知道来者不善,并且幕后主使也定是绝非常人.
少年心中有些郁意,但还是面带微笑"客从何处来?"
"何处来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你得跟我走."
"此话怎讲?"
"我家主人有请."
"倘若我不答应呢?"
"这可由不得你,今天你去也得去,不去也得去!"来人说话的语气就如同他的面色,没有丝毫的变化,冰冷异常.
少年苦笑.

 

 

---季氏安安 亲笔

[既是安安]博客 季氏安安

本文作者:季氏安安[既是安安]博客采用 BY-NC-SA 协议进行授权. 转载请保留此链接,谢谢。)

原文链接:http://www.jsann.com/post/Yi-River.html

网站分类
Tags列表
最近发表
最新留言
友情链接
站点统计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