既是安安

蝴蝶飞不过沧海,谁忍心责怪?

切!

“滴、滴……”最后的雨丝有气无力地下着,二十分钟的骤然暴雨终将缓缓停止,空气中隐约飘来夏雨过后特有的泥土气息,通红的夕阳亦已照例挂在西边的低空,阵阵潮湿闷热也伴随而至。显然,二十分钟的暴雨并不足以冲淡十七天来烈日的连续炙烤。

网站分类
Tags列表
最近发表
最新留言
友情链接
站点统计
  • 文章总数:106
  • 评论总数:2082
  • 浏览总数:34687
  • 当前主题:EMERALD

Top